妈妈,我爱你!

2018-05-15 23:05 包铭怡 次阅读

  慈母手中线,游子生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,谁言寸心草,报得三春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 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。。。。。世上只有妈妈好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。。。。这首歌自打我有记忆起就会的一首歌,小时候经常哼唱着,但是小时候只是哼唱,不太明白这个意义,现在每每想起和听到世上只有妈妈好,心里都会酸酸的。

对妈妈的感激之情永远无法表达的,也永远回报不完,现在能做的就是多陪陪妈妈,听妈妈的话。

五月,入夏前夕,正是雨季时节,伴着雨季到来的,还有一个节日,那是一个沉重的节日——那就是“母亲节”一年365天的操劳,换来的是“母亲节”三个字。每年母亲节那天,空间里、论坛中、微博等满屏的都是对母亲的祝福与感谢,也千篇一律的都是那几句话。曾经,我也这样在空间写过祝福的话,更写过感恩的诗,这是第一次觉得“母亲节”这三个字非常的沉重。 现在想来,对于那些母亲而言,那些祝福和感恩的话,她们看不见、听不见,更是不在意,因为母亲在意的只是心意。我的母亲,很平凡、很普通的农村妇女,她不识字,不懂普通话,她只是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操劳、忙碌、唠叨。现在回想起来,空间里的祝福与感恩,十分讽刺,母亲,她要这些,又有何用?


  喜欢看书,看优美的文章。每次,看到那些关于母亲、关于母爱的文章时,总会被她们感动、为她们流泪。我以前也经常会落泪,但是,真的不清楚在无数次的流泪和哭泣中,有没有一次眼泪是为母亲而流的。在家里,从小到大,看到更多的都是父亲的忙碌和瘦弱,父亲占据了原本属于母亲在我心中的那个位置,我很清楚母亲需要的是什么,但却从来没有给过。

  印象中,我为母亲洗过头发,为母亲剪过指甲,仅此而已。

  而母亲,每次回家的时候,总能从左邻右舍的口中听到她对我的担心。对于我而言,母亲不像父亲,父亲给了我成长必须的资本,给了我读书受教育的机会。而母亲,给我的除了乳汁,便是那普普通通、再平常不过的饭菜。如今,自己只身在城市,我喜欢洗手为自己做饭炒菜,但是,这些饭菜总少了一份记忆中应该有的味道—母亲的味道。对于天下所有的主妇而言,为家庭、为儿女,付出的就是凝聚在一粥一饭里的悠悠寸草心。

生命规律所定,终有一天,我们要面对与母亲的永别,那时,我们也已为人父母,别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,从现在起,带着感恩,带着那悠悠寸草心,且行且珍惜!

 

文:包铭怡

编辑:包铭怡

负责编辑:石明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