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咨询热线:0771-4730029 新生Q群:490509155

【遇见】烟台,我的家

2017-11-09 22:30 艺术学院宣传中心 高晨雪 次阅读 条评论

烟台,我的家,隐藏在心灵最深的地方。

  这是一个没有传说的城市,是的。哪怕街头巷尾一个转身之间都没有。它的古老是颓废的,它的美是粘稠的,充溢着躲躲藏藏的感情。而它又是光鲜的,是明媚的。是经过改变成了彼此都不再熟悉的模样的。你很难一下子爱上它,就是这样子。有很多人在这儿住了一辈子都时时想插翅飞走但是他们都没有。他们不肯承认自己对这座城市的爱。这是北方人华丽的爱堆积成城市的轮廓,很粗俗,很直率,又沉淀了太多隐秘的哀伤。但你也可能在一瞬间爱上它,然后离开或归来。爱与不爱,我们都在这里停留。海,这是一座北方的海滨小城。海就像一张充满隐喻的脸,有各种各样的表情。
  我要说的是那些已经在城市改建中消失的老城区。曾经老街区的街道斜斜地交错穿插,两边的老式居民楼大多是两三层,有一个世纪斜斜的历史。那是百年前留下的痕迹。它们摩肩接踵地挤在一起,仿佛迟暮老人害怕汹涌的寂寞。对面楼几乎是贴在一块,从这家阳台上不经意可以望见那家的故事,前后不过几脚的距离。至于这几脚间还能再发生些什么,却是没有人再知道。狭窄的巷子里流动的是发粘酸腐的空气,长年累月,酝酿着各种各样的生活和喜悦哀伤,有青苔和洗发水的味道,还有炒菜的油烟和下水道的味道。那是真正近距离的老城生活的剪影,缓慢地缓慢地停滞下来。
  夏天暴雨过后我穿着细麻布裙子和白色凉鞋小心翼翼地穿过,坑洼的路面和坑洼的墙。那是旧日华年留下的华丽痕迹。地是淡青色的石,墙是剥落的丹朱的砂,粗糙而精致。上面覆盖着人力车夫的脚印,单车的辙纹。那都是陈年的尘。我在街角的三轮车上坐下看到被电线分割的天空。是通亮的颜色。这里是老的,是带了点矜持的老,无论是矮矮的红墙还是巷子尽头泛灰的黑漆大门,关在里面的都是那个时代的东西,自然的。我曾骑着单车在那些街道里穿梭。我记得有的二层阳台有欧式的铸花栏杆。可惜这些东西已经随着城市的改建而消失。很多孩子都记得,曾经的大马路。那里的斜斜小巷。从那些陈年的楼房窗口望下去是喧闹的街市,卖着各样的商品。可是现在,他们消失了。留下的只有一座天主教堂。尖尖屋顶上大大的十字架,在阳光下静默的观望。
  我迷恋的是这城市的本质,不是它越来越现代化的外壳。它也有宽阔的马路和美丽的广场是的是的和上海天津都一样。走过我身边的女子也有穿着昂贵的套装行色匆匆神情高贵。她们身上的香可能是KENZO但还是没有渗透进城市最深的角落,改变不了巷子里模糊的凤仙花香。这城市的根基吸的是浩瀚的黄海,不是流淌着哀愁的秦淮和风情万种的长江,而且一吸就是几千年。
  这是个漂亮的城市,很好很好。就算没有人想拿它去写小说,它的故事依然每天在上演。我说过它虽然有斜斜的历史但是没有传说,但是我爱它。
我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城市表情。


(文:高晨雪)